中心新闻

SRC·|·王晋:以色列试射“新型火箭推进系统”是警告伊朗、展示本国军事实力

发布时间:19-12-11    浏览:90  

2019年12月9日,西北大学叙利亚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中东所副教授王晋就以色列测试洲际导弹在澎湃新闻发表评论观点。

undefined

以色列此次测试“新型火箭系统”照片(澎湃新闻)

以色列此次测试的“新型火箭系统”可能是洲际弹道导弹,意在提升本国核战力,威慑伊朗。
据以色列《耶路撒冷邮报》12月7日报道,以色列国防部发布消息称,以色列6日进行了“新型火箭系统”的测试。
             以色列低调测试,但规格不低
《耶路撒冷邮报》报道称,此次试验在以色列中部区的帕勒马希姆空军基地(Palmachim)进行。以色列国防部发布消息指出,“此次测试是预先确定的,并按计划进行。”
以色列电视13台报道称,为了测试的安全,以色列本•古里安国际机场一度进行了空中交通管制,以确保“新型火箭系统”顺利发射升空。
鉴于以色列国防部没有透露有关“新型火箭系统”的更多信息,外界对此次具体测试了何种武器设备众说纷纭。《耶路撒冷邮报》刊文指出,以军测试的可能是“箭-3”反导系统,也有可能是“杰里科”(Jericho)洲际弹道导弹。
以色列今年7月曾在美国阿拉斯加州科迪亚克发射中心试射过“箭-3”反导系统,并成功拦截了高空目标,验证了该系统拦截大气层外目标的能力。
不过,测试现场的多种迹象表明,以军此次试射的应该不是“箭-3”反导系统。据美国防务网站《动力》(The Drive)6日报道,测试期间,一架属于以色列航太工业(IAI)的飞机在帕勒马希姆空军基地上空盘旋,该飞机专门搭载了用于记录火箭与导弹遥测数据的设备。

两架经过特殊改装的以色列空军G550“埃塔姆”预警机,也有可能是同型号的“沙维特”侦察机,亦出现在基地上空。此外,还有数架C-130运输机也在附近盘旋。
《动力》防务网站分析称,鉴于以色列对此次测试准备周密,再加上测试正在帕勒马希姆空军基地进行,表明所谓的“新型火箭推进系统”极有可能与“杰里科”洲际弹道导弹有关。资料显示,“杰里科”洲际弹道导弹曾在2008年与2011年在帕勒马希姆空军基地先后进行了2次测试。据《以色列时报》此前报道,以色列于2017年也在该基地进行过“火箭推进系统”的测试。
此外,《动力》防务网站指出,鉴于以色列对与美国合作研制的反导系统的开发与测试态度更为开放,且多次公布其进展,因而以色列此次试射的不太可能是“箭-3”或其他型号的反导系统。同理,以色列本次测试的“新型火箭推进系统”也不太可能和太空运载火箭有关。
“根据以色列的火箭与导弹技术,其生产出具有洲际打击能力的弹道导弹不成问题。”军事专家董健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不过,鉴于以色列只需要保持在中东地区内对敌对国家的威慑力,并不需要全球威慑力,因而以色列其实不需要洲际弹道导弹。”
董健强调,由于以色列并不急需洲际打击能力,因而以色列在未来是否会继续升级“杰里科-3”洲际弹道导弹仍然存疑。“从政治敏感性、战略需求与经济性等多角度上来看,以色列未必会大张旗鼓地研发包括‘杰里科-3’在内的洲际弹道导弹。”

undefined

外界认为,以色列“杰里科-3”导弹与“沙维特”固体运载火箭有千丝万缕的技术联系(澎湃新闻)

测试洲际导弹,或为威慑伊朗
据英国《简氏防务周刊》此前报道,“杰里科”系列弹道导弹是由以色列于上世纪60年代开始研制的。“杰里科-1”为近程弹道导弹,射程约500千米,可搭载400千克的常规弹头或核弹头。“杰里科-2”为远程弹道导弹,其采用两级固体燃料发动机,射程达1300千米,可搭载1000千克的常规弹头或核弹头,“杰里科-2”已于1989年进入以军服役。
“杰里科-3”洲际弹道导弹是该系列中的最新型号,射程可达6500千米,可搭载重达1300千克的核弹头,该弹头既可是单弹头,也可是分导式多弹头(MIRV)。美国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SIS)在之前的一份报告中指出,“杰里科-3”已于2011年进入以军服役,而在2013年7月以色列测试了“杰里科-3”或“杰里科-3A”的新型发动机。《耶路撒冷邮报》则报道称,以色列据信正在研制“杰里科-4”。
据斯德哥尔摩国际和平研究所(SIPRI)今年6月发布的《军备、裁军和国际安全2019年鉴》,以色列共有约50枚搭载核弹头的“杰里科-2”与“杰里科-3”弹道导弹。
“以以色列现有的导弹技术,其攻击伊朗境内任何目标完全不成问题。”董健向澎湃新闻表示。
西北大学叙利亚研究中心研究员、西北大学中东研究所副教授王晋则认为,由于以色列拥有核武器已是公开的秘密,因而以色列提升核威慑的最佳手段绝非试爆核武器,而是展示自己的核武器具有精确打击能力,从而进一步威慑对手。
就在以色列于6日进行“新型火箭推进系统”测试的前一天,英法德三国警告称,伊朗正在发展可搭载核弹头的弹道导弹。

undefined

以色列固体运载火箭由以色列IAI公司主导研制(彭拜新闻)

据英国广播公司(BBC)5日报道,当天英法德三国致信联合国,警告伊朗于试射的“流星-3”中程弹道导弹谋求装备“可操纵的多目标重返大气层载具(即分导式多弹头)”,以此搭载核弹头。“这样的举动违背了2015年联合国就伊核问题通过的第2231号决议。”英法德三国在信中写道。资料显示,第2231号决议敦促伊朗“停止发展可投送核弹头的弹道导弹”。
据悉,伊朗于7月24日试射了一枚疑为“流星-3”的中程弹道导弹。
伊朗方面对英法德三国的指控予以否认,伊朗外长扎里夫则指出,英法德写给联合国的信“虚假到令人绝望”,“这是三国在掩盖其在最低限度履行伊核协议义务方面悲惨的无能。”扎里夫在其推特账户上写道。
在以色列测试“新型火箭推进系统”后,扎里夫则在其推特上写道:“以色列今天测试了一枚核导弹,其目标正是伊朗。英、法、德、美四国从来没有对以色列这一西亚唯一一个拥有核导弹的国家表示过抱怨,然而我们伊朗的常规防御性武器却屡遭四国批评。”
“尽管以色列此次测试‘新型火箭推进系统’的时间正好在英法德三国发出警告之后,但是这只是巧合,因为试射导弹与火箭需要很长时间做预先准备。”王晋告诉澎湃新闻,“不过,以色列试射‘新型火箭推进系统’肯定是有警告伊朗、展示本国军事实力的意味的。”
王晋指出,鉴于伊朗目前正谋求逐步突破伊核协议限制,在增加浓缩铀储量的同时,提升浓缩铀丰度,从而发展核能力,在以色列看来,伊朗对自身的威胁正越来越大。“以色列担心伊朗在将浓缩铀丰度提升至20%后会用来制造‘脏弹’,并提供给伊朗在地区内的盟友,如真主党与哈马斯等攻击以色列。”王晋分析称。
“伊朗相对于以色列来讲可说是幅员辽阔,而且其还有多个在地理上紧邻以色列的盟友。假使双方真的爆发冲突,那么以色列将处于劣势。”王晋告诉澎湃新闻,“在当下以色列国内组阁失败,政局不明朗的前提下,以色列更不希望与伊朗爆发武装冲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