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心新闻

SRC·|·王晋:平衡“复仇”与稳定,是考验伊朗未来智慧的重大挑战

发布时间:20-01-06    浏览:48  

2020年1月3日,王晋副教授就“美军刺杀苏莱曼尼”在澎湃新闻发表评论性文章《美国打死苏莱曼尼捅“马蜂窝”,但伊朗愿被拖入与美冲突中吗?》全文如下:

来源澎湃新闻

undefined

1月3日,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圣城旅”指挥官卡塞姆·苏莱曼尼将军在美军的一次空袭中死亡。美军策划的此次空袭中,还打死了多名伊拉克什叶派“人民动员军”(PMU)的高层指挥人员。苏莱曼尼的死亡,很可能会刺激中东地区亲伊朗的什叶派军事团体,在未来向美国发动大规模袭击进行报复,并很可能因此导致美国和伊朗在中东地区展开更加激烈的争夺,甚至是大规模冲突。

美国和伊朗在伊拉克的明争暗斗
苏莱曼尼是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负责海外军事行动的圣城旅的指挥官,而伊斯兰革命卫队又是伊朗国内肩负重要使命,且在国内拥有巨大影响力的军事团体。伊斯兰革命卫队创立于1979年伊朗伊斯兰革命之后,在上世纪90年代后进一步发展壮大。
2007年伊朗决定授权伊斯兰革命卫队向伊拉克执行行动,圣城旅也因此开始扩张在中东地区的影响力。2011年叙利亚动荡爆发后,圣城旅开始介入叙利亚战事,并且组织来自于黎巴嫩、阿富汗和伊拉克的什叶派民兵组织,与叙利亚政府军共同作战。2014年极端组织“伊斯兰国”肆虐伊拉克,伊朗什叶派著名领导人西斯塔尼发布“宗教法令”,授权组织民兵武装抵抗“伊斯兰国”。在此背景下,一些什叶派民兵组织组建了“人民动员军”,在圣城旅的支持和协调下,不断发动反攻收复失地。但与此同时,“人民动员军”也成为了伊拉克国内一股难以驾驭的政治和军事力量,拥兵自重,也给伊拉克政坛带来新的冲击。
在伊拉克国内,“人民动员军”被一些批评者,指责为“伊朗的代理人”。2019年伊拉克爆发抗议示威浪潮,其直接原因就是伊拉克政府决定将抗击“伊斯兰国”极端组织的功臣,伊拉克反恐部队指挥官萨阿迪(Abdul Wahab Al-Saadi)将军调动到伊拉克国防部任职。长期以来,伊拉克军队内部“反恐部队”受到美国的支持较大,而国防部则受到伊朗的支持和影响。因此当萨阿迪本人拒绝此次调动,不少民众积攒的对于政府的不满,如腐败严重、公共设施缺乏、安全形势不佳等问题,也集中爆发,形成了难以驾驭的社会力量。
社会动荡,往往是各方政治力量博弈的绝佳机会。美国希望将抗议浪潮转变为民众“反感伊朗”的政治力量,而伊朗和“人民动员军”则希望将民众抗议示威转变为对于美国“驻军”和“入侵”的愤怒。
尽管伊拉克国内一些重要的公众人物,如伊拉克什叶派著名领导人西斯塔尼,以及著名的什叶派宗教政治人物萨德尔都呼吁外国势力不要干涉伊拉克,或明或暗地指责美国和伊朗在伊拉克的竞争,但是仍难以抵抗各个外部势力的干预和竞争,伊拉克国内社会局势也因此长期陷入动荡和纷争。

美国捅了“马蜂窝”,伊朗如何应对?
此次美国打死苏莱曼尼将军,很大程度上是美国和伊朗近期在伊拉克直接博弈的一个结果。2019年12月,伊拉克“人民动员军”一些武装人员发射了火箭,打死了在伊拉克基尔库克附近的美国军事人员;而美国在12月底发动报复,袭击了在伊拉克境内的一处“人民动员军”军事基地;随后“人民动员军”组织了大批民众在巴格达“绿区”美国大使馆门口举行抗议示威,一些重要的“人民动员军”分支机构,如“真主党旅”、“义者联盟”和“巴德尔民兵”等团体的领导人,也都纷纷鼓动民众冲击美国驻伊拉克大使馆。美国认为,这些团体的行动背后都是伊斯兰革命卫队尤其是“圣城旅”在协调,在此背景下,美国也决定直接报复苏莱曼尼。
苏莱曼尼的死讯,无疑震惊了很多中东问题专家。苏莱曼尼本人在中东什叶派武装团体中,具有极强的号召力和影响力,可以说,杀死苏莱曼尼,也就意味着美国“捅了马蜂窝”。
一方面,苏莱曼尼在伊朗国内具有极强的影响力,被很多民众视为“英雄”。苏莱曼尼领导的圣城旅在海外开展的军事行动,不仅打击了极端组织“伊斯兰国”和恐怖组织“基地组织”分支机构,还极大地拓展了伊朗的海外影响力。2017年伊朗国内大选之前,苏莱曼尼一度要参加总统选举,尽管最终在最高领袖哈梅内伊的“劝说”下放弃了竞选资格,但是其影响力仍然可见一斑。不少分析人士都将苏莱曼尼视为下一任“最高领袖”的有力竞争者,因此苏莱曼尼的死讯,很可能会促使伊朗,尤其是伊斯兰革命卫队采取进一步的行动,来报复美国在中东地区的目标和人员。
应当注意的是,2020年是伊朗国会大选年,而2021年又将迎来伊朗总统选举,届时已经干满两届的现任总统鲁哈尼将要卸任,以伊斯兰革命卫队为代表的强硬派,也必然希望能够进一步增强在国内的影响力,与美国冲突的风险也因此进一步增加。
另一方面,与伊朗关系密切的中东各个什叶派军事团体,很可能会策划一系列针对美国团体、机构和人员的袭击行动。苏莱曼尼在中东什叶派军事团体中拥有很高的声誉,比如在叙利亚境内,苏莱曼尼成功地协调不同国家之间的什叶派军事武装,来自于黎巴嫩、叙利亚、伊拉克、阿富汗和巴基斯坦的什叶派民兵组织,能够彼此并肩战斗,令行禁止,很大程度上得益于苏莱曼尼的调度和协调。
应当指出的是,很多什叶派军事团体,如“人民动员军”,并不是一个内部统一的军事机构,而是一个松散的伊拉克什叶派军事团体“联盟”。一些什叶派军事团体内部不同分支机构,往往难以受到高层的约束和管控。在此背景下,苏莱曼尼的死讯,将会刺激一些想要在各个联盟中“出头”的小团体和分支机构,借助“为苏莱曼尼报仇”的“道义”高度,也很容易刺激很多中东地区亲伊朗的什叶派军事团体,针对美国目标进行打击和报复,进而将伊朗也拖入与美国在中东的冲突之中。
实际上,当前伊朗国内境况,并不希望与美国进一步升级对抗。受到美国经济制裁的影响,伊朗2019年经济“缩水”10%,原油出口相较于2018年降低至10%,财政收入减少一半。在2017年和2018年,伊朗国内爆发了多轮大规模反政府的抗议示威游行。在此背景下,与美国展开激烈冲突,势必意味着给伊朗国内脆弱的经济社会现实平添巨大的压力。美国和伊朗在中东地区“全面开打”,对于伊朗来说,无疑意味着新的危机和挑战。
伊朗需要小心应对苏莱曼尼的死所带来的各种不稳定因素。如何平衡“报仇雪恨”的冲动和“道义”责任,与需要稳定社会、节约开支之间的现实,弥合伊朗国内各个政治力量之间的分歧,将是考验伊朗未来智慧的重大挑战。